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

  •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今日新闻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娱理工作室
阅读原文

《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中的二奶奶范湘儿美得张扬跋扈,无论怎么想都觉得离佘诗曼很远。

范湘儿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姑娘,性格豪爽、沉稳,嫁给程凤台之后,足不出户,在家中相夫教子,虽然思想守旧但仍是家中的主心骨,身上总有那么一股不服输的劲儿。

佘诗曼给观众的感觉大多数时候是温柔的,即便是《延禧攻略》中心机颇深的娴妃,她也没有让观众真的恨起来。再有此前刘三好、祝君好、尔淳这些角色的加持,跋扈的范湘儿对于佘诗曼的挑战可想而知。

如何在戏份不多的情况下展现出女主角的魅力?如何在程凤台和商细蕊之间找到范湘儿自己的位置和存在感?角色之外,佘诗曼对于自己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是否还会回巢拍戏?

以下是佘诗曼的自述,根据采访实录整理。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

我自己也在扪心自问,我怎么可以演一个东北的女生?

大概是在《延禧攻略》的宣传期,于正老师给了我《鬓边不是海棠红》的剧本,我的角色是范湘儿,一个东北女生。

我真的能演出东北女生的那种感觉吗?这是我最担心的一个东西,于是我又和于正老师研究了好久,他说,“是你,就是你,你就是二奶奶,不用担心。”导演也说,“我会调,你演自己就好了。”

其实我也是一个挺直爽的人,不是很斯文的那种,当然我没有范湘儿说话那么大大咧咧的,也没有那么多大动作,就是在性格方面比较大方、豪爽,有话直说。有时候我挺羡慕她的,因为她不喜欢就骂,有时候我不喜欢我也不敢骂,放在心里就算了吧,但她就可以骂出来,是二奶奶嘛,就有这个范儿。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

但我还是要一点一点去找东北人的感觉。有一次我正好见到聂远的老婆,她就是东北人,她说,“听说你要演一个东北女孩,我就是东北的,你学我就行。”我们都挺熟的,又一起吃饭什么的,所以有一点点学她的那个感觉。

我开始训练着走路要大步大步地走,动作也要快一点,说台词的语速也要比平常快一点点,总是好像忍不住要说出来的那种感觉。如果真生气也不会真的破口大骂,因为湘儿还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人,在骂人的时候也要稳住,要表现的很大气。

我很怕我演得多了就太夸张,演得少了,就不像个东北人,怎么去拿捏呢?想来想去,我调整了很多,每天都在想,在房间里做功课,反复去训练对白的节奏。确实湘儿的戏份不多,但是没关系,我把我的每一场戏演好,我觉得那是我的责任,其它的不管了。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

进组拍摄的第一场戏就是我去水云楼抢孩子的戏。我跟导演说,“导演,哥啊,你怎么安排这场戏给我啊?第一天就来这么大的戏,整我吧?”他说这个场景搭好了,要杀景了,所以一定要拍这场戏,我还问了导演能不能挪几天,他说,“你行的,我们在拍,你拿一下那个感觉。”

那天和尹正有对手戏,他在现场就跟我说广东话,他是中山的,所以他能说很流畅的广东话,太有亲切感了。我和他说,我好担心能不能演出一个东北味儿的女人,他说“你不用担心,我们多排几次。”他人很好,后来那个感觉就拿到了。

因为第一场戏是最重要的,它其实是影响以后整部戏的,如果第一场戏的感觉抓不住的话,以后的戏就麻烦了。所以幸好我就OK了,过关了。

在那场戏之后,更多的是我需要不断去思考和调整,怎么去演范湘儿的普通。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

范湘儿和娴妃是完全不同的,娴妃有设计、有城府,范湘儿则简单多了,她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心和居心,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就是一心爱夫爱子,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平时足不出户,一出去就一定是遇到了大事,二爷就是她的天。

不攻于心计,没有什么大的起伏,范湘儿就是这样。但其实演绎比较平淡的角色更难,娴妃她前期、后期的反差很大,所以观众可能就会有“哇”的那个感觉。可是,不是每一部剧都是这样的,不是每一部戏都能给观众很大的惊喜什么的,我这次演的就是一个乖乖的二奶奶,一个每天在家里的老婆,这个更难。

湘儿她每天在家里,照顾孩子、照顾姐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思想里就觉得女人应该呆在家里,等丈夫回来。

我不会觉得湘儿的生活很苦闷,因为她本来就是传统的,本来就喜欢在家相夫教子的,其实她也是一个很简单普通的女人。不然的话,如果她不愿意天天呆在家里,她也绝对可以到处跑的,她就是安分守己的。

她很爱她的老公,知道他在外面工作很辛苦,有时候二爷出去玩,但是只要他回家了,湘儿就踏实了。有一次他好像神经病一样呆呆地回家,好几天不说话、不出去,我都担心死了,所以我还是喜欢我的二爷常常出门吧,他不出去,我反而不适应。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

《鬓边不是海棠红》的小说我也看了一些,但是当时已经差不多快开机了,我更多的心思还是用在剧本上。我知道他们在我的角色设定上其实有挺大的改变,尤其是我和二爷的感情。

范湘儿很爱二爷,所以二爷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太离谱,不闯祸就好。范湘儿是二爷家里的后盾。商细蕊和二爷之间是有精神共鸣的,商细蕊活不出程凤台的人生,所以会竭尽全力去成全和守护。

你知道的,女人有时候就很烦人,看到老公天天在家里就嫌弃他为什么不出去工作,为什么不出去赚钱什么的,天天陪着我干嘛呢,你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如果他天天出去工作不理我了,我又埋怨为什么不理我了,改了发型你不知道,什么什么都不知道,演这种女生的那种纠结是很有趣的。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

程凤台和范湘儿之间的思想差距挺好玩的。其实夫妻都是一生一世的,几十年一起过,如果两个人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有不同的思想,可能就好玩多了,我觉得这也是二奶奶了不起的地方,她知道有容乃大的道理。

是黄晓明把我带进这个角色里的,他演的程凤台让我深深感受到了二爷是爱着二奶奶的,只是他在忙工作,又爱玩,所以没有天天早回家,但是他心里还是爱这个家的,有了这样的基础,范湘儿的感情才可以成立。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

《延禧攻略》之后,有很多类似的角色都找过我,但是我都推了,因为我不想重复,也觉得其它剧本没有一个写得比娴妃的角色好。湘儿和我的上一个角色有反差,除此之外,我看剧本其实是凭感觉的,如果那个剧本能吸引我,我一直喜欢着看下去的话,那个戏我就接了。

当然,我也要看一下对手,最好是没有合作过的。因为这样会有新鲜感,还有火花,黄晓明、尹正都是第一次合作,这个组合很特别,挺合得来的。

佘诗曼和于正合作,是不爱惜羽毛的表现吗?

我没有觉得我的角色会同质化,或者年龄对我有什么限制,可能让我现在演少女我也可以演;让我演老太婆我也可以演;让我演个男人,我也可以演个男人出来。我觉得也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可能要让我真的天天扮学生就不好了吧,不要搞观众嘛。

范湘儿除了是二奶奶,也是妈妈,看着小孩子长大的过程非常奇妙,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生了小孩,我觉得她们生完之后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以前就是真的少女,有了孩子以后真的变了个妈。就是什么都以孩子出发,出来喝茶、吃饭总是说我要带孩子,能不能把孩子带出来,反正孩子、孩子、孩子、孩子常常挂在嘴边,就是她的宝贝嘛,感觉有不一样,但也挺好的。

我觉得现在自己很开心、很自由,想玩宝宝的时候,随便到一个家里去玩。随便一个家里面都有非常可爱的小孩。但是,如果让我带小孩的话,我觉得现在也不是一个很适合的时间,因为我还是喜欢演戏比较多,我太爱我的工作了,如果因为孩子妨碍到我的工作,可能我会很累。

最近每天在家里,我哥和我妈天天比赛做饭,今天吃中餐,明天吃西餐,我突然来个甜品,做个苹果派这样的,也挺好玩儿。由于疫情原因,原本的工作计划也有一些改变,去年大概十个月都在内地拍戏。也许剧本非常合适,我也会考虑回来拍港剧。

演完了古装戏、民国戏之后,可能会想再尝试一下现代戏,角色有大反转的那种,现在就先保证自己的身体健康。

 

阅读原文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