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平时说话也用文言文吗?

  • 古代人平时说话也用文言文吗?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今日新闻

古代人平时说话也用文言文吗?首阳大君,东亚杂烩研究联盟
阅读原文

日本的冲绳县,也就是曾经的琉球王国,留存了数量不少的清代官话课本(琉球的文献到明代之后才多起来,所以我只能回答这一段,明清之前的情况,其他答主们都在各自擅长的领域畅所欲言过了)。使用它们的人基本都是负责中琉外交事务的通事(翻译)或留学生等,主打的就是实用性。从这些外国人学习的口语教材,我们也能看出事情就和 @流惜子说的一样,明清时代的普通人,口语和现代已经相当接近。

其实那时候古人学外语的方式和我们也差不多,都是通过各种不同的情境设计主角之间的对话。只不过,琉球的课本,部分内容的尺度有点大......

这又从何说起呢?对福建地方民俗有研究的朋友应该知道,福建人在明清时代极好男风:

从来女色出在扬州,男色出在福建,这两件土产,是天下闻名的。

所以,和福建往来最密切的琉球人,专门设计了一篇,教你和清朝人基情洋溢时,该怎么“保护自己”的对话(节选自琉球课本《学官话》,约成书于 1797 年前后):

“(甲)我的兄弟,你委实生的标致,果然风流,真个可爱,想杀了我。”
“(乙)你果然有心想我?你实在有心想我?你一嘴都是胡说,花言巧语假意儿,骗别个罢了,你来骗我!?”
“(甲)我果然想你,不是假话。我若是骗你,我就赌一个大大的咒给你听么!”
“(乙)你赌来。”
“(甲)你听着,我赌得明明白白的。若是糊涂一点都不算的。”
“(乙)好!你就赌来。”
“(甲)我若是没有真心想你的,我那头发尾,登时就生一个斗大的疔疮,永世不得收口,流脓流血,烂到见骨。这个咒大不大?狠不狠?”
“(乙)果然大,果然狠,这个咒果然够你赌。”
“(甲)不是你教我赌么?我就照你嘴赌给你听就是了。”
“(乙)你这个光棍,好油嘴。我不和你讲,我要回家去了。”
“(甲)给我留留么,再坐一会儿罢,实在我真真舍你不得的。”
“(乙)你舍我不得,你这一条手巾送我做表记肯不肯?”
“(甲)怎么不肯呢,有更好的也肯,希在这条手巾就不肯的道理?你要就拿去。”
“(乙)多谢多谢。”
“(甲)还有一句话讲,方才我有东西给了你做表记,你如今有什么东西回答我呢?”
“(乙)我是没有什么给你的,你若是不愿意,你就把手巾拿回去罢了,谁要你的!”
“(甲)我的好兄弟不要使性儿,会使性的人快老。我如今和你相量,你既没有东西回答我,你把头儿朝过来笑一笑,给我亲个嘴儿就罢了。”......
“(乙)嗳呀!这个人好龌龊,把口水弄得人家满嘴都是!
“(甲)得罪得罪,好朋友玩不要生气,生气就不好玩了。”
“(乙)我们后生的人出来都是爱玩的,不曾儿你这个人玩得太刻薄了。”
“(甲)是我不着了,如今赔个罪儿,不要恼了。”

真是欲擒故纵的好手,甲这个死男人明显被小受玩弄于股掌而不自知啊。

琉球国在明清两代一直是在中国的外国留学生的主要派遣者。不过从这个琉球国内的官话课本来看,恐怕这群留学生里认真读书的没多少,搞基的倒是一大堆。

但起码这两人打情骂俏的话,没有哪句是需要翻译的,无字幕都能听懂。

古代人平时说话也用文言文吗?

当然了,大多数课本基本还是以生活琐事这种情景为主。比如三月三聚餐。中琉两边的同学各自谈起本国在这日的风俗,什么“郊外踏青”、“带着婊子去弹唱”、“曲水流觞”之类。

另外,一起喝酒的,自然是到处都有劝酒火葬场的人:

“(琉)学生这几日心里好愁闷得紧,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
“(中)这个事容易,我打些酒来把你这个愁消吊就好了。”
“(琉)多谢。”“(中)这个酒薄得狠,要多吃些才好。”
“(琉)这个酒厚不过的。”“(中)请一杯吃干了。”“(琉)学生量浅,吃不去了。”“(中)再请两钟无妨事。”“(琉)学生不敢做假,委实酒力不胜。”
“(中)真个不吃了,不敢劝了,盛饭来吃。”“(琉)这个饭主得好,太满了,减去些。”“(中)酒不肯吃醉还不打紧,饭是要吃饱的。”“(琉)晓得,学生自然吃饱。”
“(中)这个菜汤淡的紧,拿盐来。”“(琉)盐不好么,把酱油和一点就好了。”“(中)也是,也是。”“
(中)饭吃完了,倒茶来吃。”“(琉)这个茶好香。”“(中)这个茶平常,好么。”“(中)端洗脸水来洗脸。”“(琉)不用了。”“(中)洗洗好。”

而在《学官话》一书中,还有琉球人在福建买茶叶时,和中国店主的情景对话。读来不禁妙趣横生,对于众多“折学家”来说,代入感很强啊:

“(琉)宝店中有好茶借看看。”“(中)相公要买哪一样的。”
“(琉) 你拿几样出来看看。”“(中) 这一样是芽茶,这一样是花香茶,这一样是武夷,这一样式松萝,这一 - 样是武夷大种,凭相公要哪一样的。”
“(琉) 这个茶有搀假古茶在里面的,有好的拿来。”“(中) 相公看真才嫌,不要委屈了这个茶。”
“(琉) 不想瞒,茶也颇略晓得。”“(中) 既然懂得就不必嫌了,小弟说好,相公是不信的,我去舀些水来泡一罐给相公尝尝, 好歹就知道了,若果然好,就顾小弟是不是? ”
“(琉) 茶倒也罢了,要多少价呢?”“ (中) 我们主顾家不讲价,实实落落,这个茶要一斤要卖相公三钱银子,是老实价,一分也少不得的。”
“(琉)太贵了。”“(中)不贵呀。”“(琉) 这样的茶也只是平常的,怎么卖得许多银子? ”
“(中)相公还多少就是了,够小弟本就卖。”“(琉) 二钱银子罢。”
“(中) 做不来,哪里差得许多,要添些才做得。”“(琉) 加你三分使得么? ”
“(中) 再加些。”“(琉) 够价了,不用哕嗦。”“(中) 好了,相公果然有意抬举小弟,算二钱半卖相公罢,再少就不敢奉命了。”
“(琉)二钱半太贵些了罢,给你二钱半,你秤要称够的。”“(中) 秤是小弟门头,下遭还要做买卖。若称少了,不就打断主顾了。”

只是,琉球的口语教材不一定是该国人编写的,例如在干隆十五年(1750),漂流到琉球的山东登州府莱阳县商人白瑞临,就以自己的海上历险记为情境,亲自为琉球人编写了一部官话课本——《白姓官话》。

清朝人为外国写的通用语言教科书,够有说服力了吧?我们来品味一下书里的选段,说话的人是一位琉球通事:

“(琉)首里府(琉球王宫所在)的人就像中国的满洲人一样,他不做通事,所以不学官话,久米府的人就是明朝里发来四十二姓的人,就像你中国汉人一样,凡有中国漂来的船与那到中国进贡的船,都是用久米村的人做通事,所以要学官话,此会替国王办得事情。”

“(中)请问阮先生,我们在外岛看见那些该班的人来看守我们,都有替换。或三天一换,或五天一换,轮流着来。独独通事两位都没有替换,这里也是这样么?”
“(琉)这里不是这样。”
“(中)这里是怎样的呢?”
“(琉)这里的通事是一个月一换。”
“(中)这里的通事有人替换,外岛的通事没有人替换,是怎么说呢?”
“(琉)弟也不晓得,想必外岛的通事止有两个,所以说没有替换。”

久米村,又称唐荣、唐营。明太祖和明神宗都曾从福建组织百姓移民琉球,帮助琉球制造海船并充当和中国来往的翻译,这些人聚居的地方就是久米村。

了解了“久米村”之后,再来看这段话,是不是毫无阅读障碍呢?另外,《白姓官话》也透露了,琉球国内传承官话的主力,是明朝移民们的后代。本地的贵族,首里城的那群大老爷,是不需要辛苦学这个的。因为他们是移民们服务的对象。就如清朝皇室是与大多数国民截然不同享受特权的满洲人一样。所以,离久米村距离遥远的外岛,通事的数量屈指可数,无人轮班工作。

古代人平时说话也用文言文吗?

再为大家介绍一件清末的琉球《条款官话》(成书于 1866 年)。《条款官话》的特殊性在于,其内容几乎清一色都是关于琉球外交的“应答标准”。盖因琉球需要向清朝隐瞒自己同时称臣日本以及和西洋国缔约的问题,所以预先设想了一旦清朝问起相关事件,该如何回复的标准答案:

比如清朝人如果问,我听说你们琉球发了文书给英国军机大臣和西洋人?这时候就要回答,这是为了留在琉球的英国人伯德令产生的被动交涉,不是我们要主动和大英勾搭的。

如果清朝人再问,我听说你们琉球人教英国人日语,是不是真的啊?这时候就不但要否认和英国的关系,还要一口咬定琉球和日本一点联络都没有,国内压根没有会日语的人(为了对清朝隐瞒琉球自己其实是中日共同属国)。

如果清朝人又问,我听见西洋人说你们琉球从属于日本,是真的吗?这时候就要为了圆谎编造另一个谎言,我们琉球国用不足,常常从日本买进物品,想来是西洋人误解了云云。说完还要表表忠心:

“敝国原来天朝的藩国,世世荷蒙皇恩封王,此德讲不尽的,哪有忘恩负义从服日本的道理。”

古代人平时说话也用文言文吗?

回到刚开始的主题,除了《条款官话》具有浓重的外交色彩之外,其他的几部官话课本设定的交往对象基本都是清朝的商民和学生。所以琉球官话中保留了许多清朝民间才会使用的词汇,比如继续沿袭明朝时候的习惯,将江宁一带称作南京,非常贴近当时清人口语的真容:

“你是那里人?”“我们是中国南京人。”“南京是那一府那一县人?”“我们是镇江府某县人。”

古代人平时说话也用文言文吗?

目前传世的琉球官话课本,有《白姓》、《广应官话》、《学官话》、《官话问答便语》、《条款官话》等 10 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阅复旦大学出版社的《琉球王国汉文文献集成》33-36 卷,本人在这呢就不加赘述了,留下遐想的空间给大家自己去探究。

备注:有几个朋友在评论区留言说想买这套书......其实价格有点高。真的有兴趣的话这些资料也不是找不到的。除了土豪之外咱们还是选择性价比比较高的阅读方式嘛对吧。

阅读原文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