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到入睡的临界状态是怎么样的呢?

  • 清醒到入睡的临界状态是怎么样的呢?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今日新闻

清醒到入睡的临界状态是怎么样的呢?维他,关注饮食和微量营养补充对健康的影响
阅读原文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得解析一下睡眠,然后才是解析睡眠临界点。

其实睡眠的确是一个复杂的生理行为,EEG 睡眠电波理论没有对入睡这个过程作出解析。 睡眠的时候我们意识降低甚至停止,随意肌也停止活动。 但大脑里并没有一个开关机制控制清醒或睡眠,睡眠是脑内多个神经核团和神经递质共同参与的结果。我看过关于睡眠有关的研究,下面这篇是经典:

清醒到入睡的临界状态是怎么样的呢?

Saper 博士在 2005 年提出“睡眠”和“醒觉”是大脑里相关神经元之间的“跷跷板”游戏。脑内不同的神经递质在交互运作,好比儿童游乐场中的“跷跷板”,跷跷板的一端是唤醒性的神经递质,另一端是让我们放松有助睡眠的抑制性神经递质。

当唤醒性神经递质占多数时(一般在白天),我们就处于清醒状态,相反当我们放松的神经递质占多数时我们就会进入睡眠状态。当唤醒性神经递质占上风时,它同时会压压抑使我们松弛和睡眠的神经元,使得我们保持清醒,集中注意力解决问题,完成我们白天的工作;当促使我们放松的神经递质占上风的时候,它们同样会压抑发送唤醒信号的神经元,使我们减少受到兴奋的刺激,从而保持睡眠状态。

也许人的大脑设计的“default”是清醒的,所以脑内唤醒性的神经递质种类不少,包括乙酰胆碱(Acetylcholine), 多巴胺(Dopamine)、去甲肾上腺素(简称 NE)、谷氨酸(Glutamine)、组胺(Histamine)和血清素(Serotonin)等。

抑制性的神经递质则少很多,脑部需要抑制神经元的工作一般都由 GABA 完成。但我们不能简单地说 GABA 使我们放松,NE、血清素等唤醒性神经递质使我们兴奋和清醒,因为只有当 GABA 的抑制位点是唤醒性神经元的时候,GABA 作用的结果的确使我们放松了,但若 GABA 的抑制位点是使我们放松的神经元,例如当我们清醒的神经递质占上风时(白天清醒的时候),它们也是通过释发出 GABA 到脑内的 VLPO 部位抑制让我们放松和睡眠的神经元让我们保持清醒不要打瞌睡;反过来也一样,兴奋性神经元如果刺激的是发放松弛信号的神经元,例如在夜里 NE 促使血清素转化为褪黑素,结果是褪黑素帮助我们放松和启动睡眠模式。

那睡眠这个跷跷板,是什么触动这个清醒和睡眠的临界点呢?答案是昼夜节律。

我们脑里的松果体可以转化血清素为褪黑素,白天光线抑制松果体减少褪黑素的分泌,但夜间松果体收到 NE 信号会开始分泌褪黑素。褪黑素在晚上 10 点开始上升,到半夜 2 点到达高峰,然后持续减少一直到早上 6 点分泌差不多降到最低。褪黑素是启动我们睡眠生物钟的重要荷尔蒙,研究显示褪黑素可以缩短入睡时间。

皮质醇跟褪黑素是对着干的,它不让我们睡眠,是唤醒我们的荷尔蒙。压力状态下身体需要皮质醇来维持正常生理机能;如果没有皮质醇。身体将无法对压力作出有效反应。皮质醇跟肾上腺素一样都是肾上腺分泌的荷尔蒙,可想而知,是我们战斗或逃跑反应的一部分。

跟褪黑素一样,皮质醇代谢遵循一个 24 小时周期的循环,皮质醇水平最高在早晨 8 点左右,最低点约在凌晨 2 点。到达上午的高点后皮质醇水平会骤然下跌,之后全天都持续一个缓慢的下降趋势。 从凌晨 2 点左右皮质醇水平开始由最低点再次回升,让我们清醒并准备好面对新的一天的压力。

褪黑素和皮质醇在昼夜节律中是一阴一阳的关系,褪黑素和皮质醇不单出现在一天的不同时间,此消彼长,而且还互相抑制。以色列学者 2005 年发表了一份文献综述,总结出成年人的褪黑素一般出现在皮质醇分泌少的时间,服用褪黑素可以把人的昼夜节律改变,生物时钟往前移,更早进入睡眠状态和减少皮质醇的分泌,研究学者还认为因为褪黑素可以减少过量分泌的皮质醇,作用除了帮助睡眠外,褪黑素可能还可以治疗因为过量分泌的皮质醇引起的包括高血压、情绪、代谢失常等生理病征。

所以总结一下:睡眠和清醒在中枢神经是个跷跷板,所以从清醒到入睡很多时候没有“过度”,直接就掉进梦乡了,而启动这个跷跷板的“重心转移”的是昼夜节律,和相关的荷尔蒙,主要为褪黑素和皮质醇。当褪黑素在晚上加强时,临界点开始出现,所以褪黑素并不能加强睡眠质量,GABA 等抑制性神经递质,对睡眠质量影响更大。

阅读原文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